自定义日期: ?从?? 到??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水镜 心经

文学 7小时前 阅读 244 回复 1


《想象论》http://www.hainanzuojia.com/KindEditor/attached/image/20181202/20181202110526_2989.jpg

作品:想象论作者:杨柳出版:南方出版社时间:2018.10
《想象论》是一本系统地论述想象与创作关系的论着。作者从美学视角,详尽论述了想象这一意识活动对于创作的重要性。《想象论》主旨是:作家想象选择的材料来自审美经验,重点在于,作家想象的结果,也就是创作过程与结果必须遵循作家与全社会共通的审美标准,呈现美学意义。作者从想象的被触发开始,论述了想象的前提、本质、度、特征、时空结构、内容与形式、质与量等,还论述了想象与美及其他意识活动的关系。《想象论》从想象本体出发来研究创作,与自文学作品这一角度来研究想象,是分道扬长,因而研究的方法与后者别样,相信会给作家们有新的启发。《想象论》共29章,28万字。其中有部分章节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已在报刊上发表。
目 录
第一章 想象的源…………………………………………………………1 第二章 想象的前提——内在境界与外在氛围…………………………18 第三章 想象内容的主客观性的对立统一(本质)……………………36 第四章 想象的度…………………………………………………………52 第五章 想象的特征 ………………………………………………………63 第六章 想象的时间链——持续时的结构………………………………74 第七章 想象的空间域——展延时的广袤………………………………82 第八章 想象的被动与主动两面性………………………………………94 第九章 想象的特殊和一般………………………………………………110 第十章 想象的现实内容和浪漫形式……………………………………123 第十一章 想象活动质与量的规定………………………………………140 第十二章 想象与审美的联系以及想象中美的形态 ……………………152 第十三章 想象与真的论辩………………………………………………169 第十四章 想象与善的论辩………………………………………………176 第十五章 想象与力的论辩………………………………………………183 第十六章 想象与美的范畴………………………………………………199 第十七章 想象与希望的美………………………………………………209 第十八章 想象与和谐的美………………………………………………221 第十九章 想象与奇突的美 ……………………………………………227 第二十章 想象与写作行为………………………………………………236 第二十一章 想象与写作风格 ……………………………………………256 第二十二章 想象与抽象思维的对立统一 ………………………………267 第二十三章 想象与记忆的分辨 …………………………………………280 第二十四章 情感适应美与想象发生的必然联系………………………292 第二十五章 想象与生活的美相伴而行…………………………………298 第二十六章 想象判断与主体日常行为的关系…………………………307 第二十七章 想象在人类意识活动中所处的地位………………………315 第二十八章 想象力的训练——由自约性向自发性的发展 ……………322 第二十九章 想象载体生理学嬗变和想象本体心理学萌展 ……………328 后记……………………………………………………………………… 351



票友与角儿

文学 前天 11:30 阅读 671 回复 4
? ? ? ? ?写这个前,特意问了度娘,言“票友是戏曲界的行话,其意是指与专业演员水平相当但不以演戏为生的爱好者,即对戏曲、曲艺非职业演员、乐师等的通称。相传清代八旗子弟凭清廷所发"龙票",赴各地演唱子弟书,不取报酬,为清廷宣传,后就把非职业演员称为票友”。角儿呢?“京剧界对优秀演员的习称。 有时也称为好角儿,名角儿”。

? ? ? ? 显然,无论“角儿”抑或“票友”,是专指戏剧界或者准确点讲京剧界的。今天要谈的,是文学界或者小说界。


亚博体育下载app苹果版? ? ? ? 小说是一个庞大的群峰,我们是不可能穷尽登攀的。但一些重点的山峰却是必须去爬一爬,看一看的,这样才不会有遗憾。写不出时,或写不好时,不妨花时间读。事实上,真正能写出来的,没几个的。我们要有这个认识和意识。或者这种悟。当我们明白了没几个人能写出来时,我们对于小说的写作,就不会那么焦急了,就会从容地在不影响自己家庭工作生活的前提下,偶然“玩”一玩小说,直白点讲,就是“票友”——千万别小看票友,很多京剧票友上台唱的也有板有眼的。我们不可能成为小说写作的“角”,但可以成为一个好的“票友”。弄清这层关系,很重要,很重要。有些人执迷不悟,一辈子陷进小说里,结果什么名堂都没写出,反而是穷愁潦倒终生。还是讲个例子吧,某年我去平遥,城门口倚着一位花白头发的人在卖书,双目无神,样子极可怜。我记得当时心中忽然涌起一种悲凉之绪,不加犹豫就花三十六元买了,那本书的名字就《世事》,长篇。可回来后,翻了翻,根本看不下去,完全没什么水平,后来也就丢在床地了。后来查查他的名字,没有。当时,他说他在香港出版过小说,再细问,自费的。所以后来我写小说时,总想起这个人。想写出名,写出来,不容易啊公子哥。你想想你说你不看国内小说。可是我看了,我看到了那些青年小说家想写出来有多么苦,多么拼命!我可以这么讲,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要比我们在论坛玩的人勤奋。人家读的小说,比你我少?人家难道不知道意识流后现代超现实?可我们得生存啊,生存你得有市场啊,你想靠写小说生存,这个难度系数,比考律师医师教师资格要难得多啊,律师资格通过率25%。不容易的。你说,我不靠写小说生存,我要像卡夫卡那样献身小说。可你要知道,卡夫卡的父亲是留下一大笔遗产给他的,况且卡夫卡自己有银行铁饭碗。

? ? ? ? ? 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讲,传统的或正统的(想起这词忍不住)线性叙事,还可以仿一仿,学一学,而且效果肯定不错。非去学与仿什么碎片化叙事或无情节无核心故事的小说的叙述,勇则勇矣,大约死的也最难看。我看国内先锋小说家们到最后还是回到了传统叙事。模仿先锋小说写法的危险程度,可以用“少儿不宜”(一般水平的或天赋太差的)来形容。
? ? ? ? ?上半年借了科塔萨尔的《南方高速》短篇集(短篇小说之王哦,非常牛的,莫言早年可是模仿之的哦),看了几个,水平高则高矣,但相当相当另类,相当相当不好读。前些年借过的美国后现代短篇精选也是,硬着头皮看了几篇就扔了。往年在***,曾经来过一个自称某作协主席的发了一两个“元小说”,想一想就好笑。好像小说不玩出新花样就不是小说了。小说的发展不往“元”小说方向去就是小说史的倒退似的。再就是那谁,公子推荐过的德国的那个什么舒尔茨的《鳄鱼街》,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后来我总结了一下,我这么喜爱小说的人,都看不下去,还有多少人能看下去?我承认他们这些人有水平,把小说在形式上玩出了新花样,但内容上到底我们看到了什么?是的,电影艺术也在嫁接后现代小说的叙事策略。但小说与电影既亲密却又自成庞大体系,各有各的尊严。

? ? ? ? ? 这些后现代小说或者元小说,是我的欣赏水平不够?好像一谈到后现代、意识流、元小说就占领了小说话语权的制高点似的。这样子玩法,我的感觉不是在开拓小说叙事的疆土,而是把小说 往死胡同里引领。

? ? ? ? ? 话说回来,举一例子。乔伊斯当年可是先把传统的线性叙事玩到家写到位了才一步步往意识流的高峰挺进的,乔的短篇集《都柏林人》,有几人重点研读过?人家二十多岁就把传统写实小说玩到了那样的高度与深度。有谁能告诉我读懂了《芬灵根守灵夜》?翻开第一页你要是再想看下去都算你能!想一想吧,这部着作需要多少教授级的专家学者们去注解,完全就是一部谜语,一座迷宫,艰深、晦涩之极!小说 本就是大众化的一种叙事形式。今年其实在图书馆无聊的时候,还翻了一下唐小说之类,数量之多令我惊讶。当然这些所谓小说,无非就是故事,各种稀奇古怪的事的记录或传说。

? ? ? ? 小说一开始就是故事的形式出现的,为了把故事讲好,讲出艺术,就增加了一些叙述的形式。所以,当小说脱离故事的时候,就是小说走向灭亡的时候。

? ? ? ? ?小说的源头是故事。而如果最后写小说都没故事了,那还叫小说么?长江的源头是水
,流进大海也是以水之形式。同理,小说以故事为载体,小说永远是故事为王。这是我的一个顿悟。

? ? ? ? ? ?千言万语,总而言之,当角儿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可以做个好票友。当然,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与期待。在注定不可能写出来的命里,我们应该聪明一点对待文学或者小说的创作与写作而不是沉迷其中,我们得有跳出小说的控制力,生活才是最主要的,小说是其次,是爱好之一,跳进跳出,既是小说的高明写法或技法,也是我们生活的恰当方法。靠写小说吃饭,甚至当作主要谋生手段,我们这些普通的人,大约是完了;既然完了,我们该干嘛还得干嘛,认真搞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敬业爱岗,至少你得能够在这市场经济环境里独立生存、养家糊口,对得起上面的老和下面的小。不然,你穷得叮当响,一篇能存世的能被人认可的小说也没有,何谈文学梦想何谈小说与写小说何谈诗与远方?何谈“俗世生活的囚徒”?何谈“精神解放与自由”?

? ? ? ? ? ? 当角儿,得有天份,得有出类拔萃的实力,还得有人捧。想写出名堂,不容易啊同志们。是吧?是的。给你五年你写不出,大约不用再写什么小说了。这话是卡佛或者卡佛老师讲的吧。? ??

? ? ? ? ? ?写不出怎么办?退一步,当票友呗。票友也可以玩得开心的,唱不了全段,哼几句也不错,倘若你真的真的摆正了心态。否则,痛苦去吧。痛苦至死也写不出好东西,只产生一些庸常的文学垃圾,毫无质感与特色,于是也就没人能可怜你,也没人再记起你,记得你。

小说之死

文学 07-29 12:25 阅读 1960 回复 5
小说死活

  这个标题,易造成歧义,或者说,容易理解成小说一把死与活。波罗蜜这里的意思,是小说这种文体的死活,确切地讲,是波罗心中的小说的死与活。

  很久不玩文字了。大多数时候只是逛与看,寻找一些短平快的开心。***是一个能让人开心的地儿,最主要还是短平快的文字与视听。

  小说,也能短平快,也能让人开心,比如六百字,一千字,三千字。论让人开心,小说是比不上杂谈与散文诗歌的,更比不上故事笑话段子。在我个人看来,绝大多数小说是让人痛苦的,不仅看小说的人痛苦,写小说的人更是痛苦,甚至痛苦万分。五千字,八千字,八千到一万五,再中长篇,劳心耗神,绞尽脑汁,再甚者,付出生命的代价。你们看看那些称得上伟大与杰出的小说家们,活过四十五岁的,有多少?换句话说,写小说,其实容易折寿。

  有很多人会提到阅读快感一词。我们必须要说,这个词,是有基础的,是针对相对阅读人群而不是泛人群的。通俗小说与严肃小说,都有可能给阅读者造成阅读快感,但严肃小说的阅读者,只是少数与小众。

  对,我说的小说死活,就是这小众的严肃小说。因为我本人是一个严肃小说爱好者。

  严肃小说在我心中是死还是活?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年轻的时候,我还没有小说通俗与严肃的概念,一个故事,一个传说,一篇少年文艺或者一则《知音》与《读者》上的文字,我以为,那是小说。后来,阅读量大了,这个概念才形成,并且固执地坚守着严肃小说的阅读。再后来,花了大量时间读名家名着,北美小说,南美小说,英法意捷克,沙俄。应该说,读起来既是枯燥的,也是快乐的。是的,阅读的反应,是很矛盾的,或者说有时是相悖的。有许多严肃小说,强行看下去才能读完,没办法的事,真是优秀的小说家,越是会给阅读者制造阅读障碍。最好的小说,总是让读者参与进去,总是和读者较量与较劲:你看得懂我?哼,我非得看懂你不可。所以,一般的阅读者,读到这样的小说,自然就吓跑了。但是,真正的小说,它是设置了高度与门槛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阅读的高度与门槛,才不得不说说小说的死活。

  在我的心中,小说有时是死的,有时是活的。我对小说狂热的时候,它是活的,我疏远它的时候,它就是死的。你问我现在,此刻,小说是死是活,我必须实实在在地说:小说已死。为何?因为最近两月我都没摸过小说了,论坛所有的小说我都没去看去评了。我现在的状态,好比失恋。我对小说的爱如同对于恋人的爱,她的肌肤和体香我曾经是无比熟悉,可此刻我又是如此冷漠,你就是玉体横陈于面前,我也不会动心。我要告诉你,我是真的厌倦了小说。读过与未读过的大师的小说,太多太多了,你研究得越多越深,你就越会失望,失去信心。一是继续阅读的信心,二是继续写的信心。因为你找不到出路,好小说都被前人写尽了写绝了,你再写也只是重复与模仿而已。再写也只是旧瓶装新酒而已,从语言与结构到情节的编织,莫不如此。你越写,越觉得在丧失自我。你会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这才是最可怕的事儿。

  所以,写小说与读小说,于我,都不是轻松的事。放下的同时,小说已死。

  已经冷了很久了。

  热爱文学或小说的你呢?波罗波罗蜜……
? ? (这篇是两篇旧文合在一起。移过来老家论坛,算是一种安全感或者归属感罢。读过一些书,写过一些字,记下过些什么。算是留存。)

? ? ? 推荐一本中篇小说《过于喧嚣的孤独》。

我曾经有个观点是,阅读小说如同阅人,有些人你可以一见钟情,没有理由,或者说说不出理由,就是一见面就爱上了,打个通俗比喻,一看到酸梅子就口齿生津,再俗一点,一见到骨头狗之口水便情不自禁流出来。作家作品中,有很多一开始我并不喜欢甚至讨厌,随着参其作品进一步了解我可能转变态度,当然也有讨厌到底的,名气再大也不喜欢。

????但是我说过,福克纳、卡佛等人是我一见如故的小说家。现在,我要再加一个,他就是赫拉巴尔。

这个小说名字“过于喧嚣的孤独”是吸引我的因由之一,然后一翻开看就被一种无形的东西勾住了,要不是有重要事办,我可能一口气读下去。他用独白的散文语体讲述一个新鲜的故事,故事里充满隐喻与哲思,这些哲思能深深触动我。

然后书中有一些照片,有一些介绍,他的人生经历也令我极感兴趣。令我十分惊讶的是,这个赫拉巴尔,直到48岁才开始写小说,而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迅速成为大师级小说家。

我之前举过一些少年成名的大师级小说家,如乔伊斯、芥川龙之介、王蒙、格非……但没关注没想到小说界竟还有这样大器晚成的人。后来又查了查,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罗素八十岁才开始写小说。

我这里顺便想表达的一个观点是,小说这门手艺,你什么时候掌握什么时候写都不晚。问题是,你能否像赫拉巴尔那样,从废弃书籍中找到钻石般的有价值的书籍并充分吸收消化融汇贯通。也就是说,你如果把写小说当作是你的生命一样去经营,你很可能有成功的那一天。你得热爱她,你得融入她也让她融入你,她就是你你就是她,虚就是实实就是虚,这样一来,可能就成功。

????看完前四章,说几句。

????《过于喧嚣的孤独》一开篇就给人一种散文语体的形态。或者说,看起来不像是小说,至少不是正宗的小说路数。就是什么呢?一个人唠叨,东拉西扯地讲述,讲述个没完。

????我不知道别人读这个小说时什么感觉,反正我的感受是新奇,不厌倦,愿意听赫拉巴尔不停地叨叨。其实读小说读多了,往往看一个开头,就能够大致推断小说整体的表现手法。现在读到第四章,印象更深了,这完全是一部现代小说,也可以说是表现主义小说,荒谬是其特色。

????小说一开始,我认为是写实的,但写着写着,小说就开始悬浮起来,后来飞了起来。什么意思呢?“我”是一个废纸打包工,负责将全国各地运来的废弃纸品轧实打包,写在地下室工作这一块,绝对真实。但后来就写到了下水道与老鼠及鼠族间的战争,写废纸处理厂的锅炉工竟然是科学院院士,还有其他工友也居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个,就有了隐喻,或者说影射。这个影射甚至越来越明显,特别是在写下水道老鼠之间战争时,对于现实的讽刺与批判达到了一个高潮,令你不自觉地就想起了冷战,即二战前后苏美两国的关系尤其是战后争霸的史实。

????之所以说荒谬,是因为不仅写了下水道间的鼠族,还写了人。只不过人是变形了的,甚至带有漫画与动画的特征。你比如写那两个穿红裙子与绿裙子的女人,写上司主任与交警,人物形象无一不是经过了夸张与变形处理,我们看过漫画是吧,漫画往往把某个人最突出的特征给放大,让你觉得呀,真是这样的啊,真像啊,这么个印象。还有一个荒谬现象就是“我”居然能象X光一样看穿下水道里的生态结构,这就不仅是荒诞了,你完全可以说这就是魔幻。

????当然,我们说,他这个写下水道老鼠之间战争的事,有模仿卡夫卡《地洞》的嫌疑。说句老实话,卡夫卡的《地洞》我没看完,耐着性子强迫自己看,瞌睡过好几次才进展了几页,不过,也算是看过了。《地洞》也讲过在地下不停地挖洞,甚至运用中国的孙子兵法挖掘、拓展、经营地洞,里面可以储藏大量的物质,也是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的建构。所以,当看到老赫写下水道这个情节时,我就觉得老赫有抄袭卡夫卡的嫌疑。

????但是话怎么说呢?一切的创新与进步,无不是建立在前人基础之上的,那谁说过,巨人肩膀上的矮子。

????好在,下水道这个情节,在全篇中只占一小部分,整体来讲,这个小说还是有自己极其独特的味道的,起码从写作的技术上讲,创造了一种新的叙述模式。虽然是独白,但是与别的独白不同,辨识度还是蛮高的。

????我想特别提到老赫的想象力与联想力。联想力,就是他在小说中的这种叙述的“散漫”,或者说东扯西拉,但又形散神不散。如果说联想力是横向的,那么想象力就是纵向的,就是,老赫在对于某个情节特别是细节的想象的连续度与深度上,令人赞叹。我们看到后面,是确乎可以知道他写的那些情节与细节是假的,就好比我们看动画与漫画一样,现实中大约是没有的,但是,老赫却虚构出了一种“可能”,换句话说,他写的这些东西,理论上是存在的,或许会发生。这就真正切中了小说这种文体最本质的东西,小说不是真实,或者说它没有义务去真实还原这个世界,去充当世界的平面镜。如果要真实还原,故事与史记是最好的载体。但小说之所以是小说,就在于它的虚构性。小说的任务就是对社会现象进行夸张、变形、重置与重组,创造出有别于客观真实的艺术真实。所以,从这个角度讲,这篇看起来不像小说而像散文的小说,恰恰是真正的小说。

正在努力加载...